盛夏梧桐

  站在这样一片绿荫里,我宛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错觉,仿佛自己正踏着时光的脚步,再次回到了那久已远去的青葱岁月里。

  那是多年以前了。

  阳光在窗外不停地跳动,那些明亮得有些晃眼的光点,总是很轻易地穿过窗外那棵茂盛梧桐的枝叶的缝隙,洒落到窗边的墙上或地面上。雪白的墙壁与暗淡的地面就在一闪一动的光影里忽明忽暗,令人有些容易出神。

  午后的阳光似乎更强烈了,空气都有些凝固,燥热像密不透风的胶,让人有被窒息的感觉。幸而,这短暂的午休时间可以自由选择,让心底的烦燥与慵懒,倦怠与昏沉可以得到一点释放。

  有些简陋的教室,成为很多同学的临时表演舞台。有人在低声地哼唱张雨生的《大海》: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 ,就像带走每条河流……歌声里有一种我们无法说得明白却能体会得到的悲伤与惆怅。有人在激烈地讨论着即将开始的世界杯,从战术到明星到花絮,或眉飞色舞,或故作神秘,好像他们早已对精彩的细节了如指掌。还有的,却早已是酣梦正香,鼾声响得满教室都听得一清二楚。

  我不喜热闹又不习惯午睡,翻翻闲书,想想心事,看看风景,恰好,这样倒有一种闹中取静的好处。

  天,很蓝,很高。稍微把头埋在课桌上,就能很惬意地领略到天空和云朵的景致,可是,我却更愿意沉迷于窗外的那抹绿色里。深深的绿,就如一幅泼墨的图,发出沁人心脾的清凉,让外面的阳光空气里的炎热都好像被过滤了不少。望得久了,甚至会忘记这是夏天,这是一年中最热的时侯。

  这片绿来自于梧桐树。这些长在教学楼边上的梧桐,应该有好些年了,它们的树干差不多有碗口般粗了,高度也已经快接近教学楼二楼了。树上的枝叶很繁茂,并且,每个枝上都挂满了小梧桐果。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多年以后,我一想起这句话,就觉得有点忍俊不住:学校当初是不是有这样的想法?而一茬茬来了又离去的学生,又是不是真的成为了凤凰?

  只是,当时,仅因为那一片耀眼的绿,便让我对梧桐树一往情深。

  或是偶然的一瞥,或是无意的注目,让我有一天突然对这片梧桐心生好感:它们宽大的叶子,饱满而舒展,就像一张张在阳光下摊开的绿色手掌,接受着阳光热情的抚摸。它们树干,那么光滑、挺拔、明朗,让人心情也随之变得纯粹、干净、简单。

  阳光那么强烈,它们却绿意盎然,意气风发,让人感觉盛夏光年就是这样的感觉。

  一眼就爱上了梧桐树。虽不是一见钟情,却是再见倾心的亲切。我也有时觉得不可思议,梧桐树,一种并不名贵的树,一种寻常的树,为何竟让我从此开始痴迷?

  是因为它绿得浓重?是因为它华盖如伞?就算如此吧,它也不过是街上随处可见的一种树而已,每条街巷,不出几步就会撞见一棵。甚至,在乡村的路边也时时可见。所以,我自己是不是对梧桐过于偏心了呢?

  没有很多的理由,就如同爱一个人,别人会置疑你的选择,但你知道,那个人就是让你死心蹋地。

  在我的心里,梧桐的美真的是一言难尽。好像没有哪一种树可以像它一样在夏季的光里如此动人。枝叶茂密但又不是遮阳蔽日,很多的光很多的影可以随意穿梭于枝叶之间,将细细碎碎的光安安静静地投射到我们的身边,有种夏日里追逐阳光的味道。而那一颗颗形似杨梅的梧桐果,又时不时不经意地悄悄从枝上掉落在你的头上、肩上、脚下,如同一个调皮的孩子,故意给你一个小小的惊吓,但又不是真正要伤到你。

  我总喜欢趁老师还未踏入教室的那段空暇,将目光紧紧锁在那一片浓浓的绿意里,并且边注视边回忆起那些耳熟能详的诗句: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斜日更穿帘幕,微凉渐入梧桐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在多数古人的眼里,梧桐是美的,是有诗意的,但它的美与诗意却总是与愁和悲紧紧相连。可是,我再怎么看,都没有看到它一点凄清的愁情,却分明看到了它的明亮与纯净,清朗与高远。而我,更喜欢这种形象。

  终于有一次,偶然读到唐代诗人戴叔伦的一首诗,让我竟有了遇上知音的欣喜。

  亭亭南轩外,贞干修且直。广叶结青阴,繁花连素色。天资韶雅性,不愧知音识。

  原来,我们对梧桐的喜爱大同小异。

  为此,竟暗自窃喜了好长时间。

  无事时,更喜欢长时间的将思绪交与几米之隔岸的梧桐,仿佛与它有了无言的默契。它的静默里有着什么启示,它的光亮里藏着什么话语?而我的眼神里,它又能感到些什么?无数的想法总是不断从脑中倏地闪现,划过。

  沉浸在这种一半现实一半虚幻,一半现在一半过去的境界里,我常常有种身在梦里的不真实感。有时,一转头,看到教室里的脸庞,才哑然失笑。

  真是很奇妙的感受。教室里,是一张张时而默然时而兴奋的年轻的脸,窗外,是一个安静从容的世界。哪个世界是真实的?哪个世界是有意义的?哪个世界是永远的?哪个世界是值得珍惜的?在不停的对比中,会感到一丝丝小小的吃惊或迷惑,但是,闪动的绿光,将心底的低迷和颓废都彻底拂去。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故事,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关注。在这样的夏季,一些人思考着未来,一些人伤感着分离,一些人在抗拒着成熟,一些人茫然于现状。而我,只是一个还没被考试和作业逼得失去了做梦和想像心情的女孩。一些热情、一些痴念、一些渴望还没被现实消磨殆尽。而正好,遇见了梧桐,让我有了一个表达、相信的机会,让我也聆听到从它身上传递过来的一些让人感动的音符,这些代表着快乐、坚定、激情、豁达的音符,让我对自己有了一份认同,对世间有了一种期待。

  那些朝夕一起的日子,托腮凝神窗外,将别人发呆的时间、吵闹的时间、哭笑的时间、偷睡的时间全毫无保留地交给了那心仪的梧桐,愿意就这样静静地、温暖地、爱恋地注视着它,看它在风里欢快地轻轻摆动,看它在阳光下尽情地舒展。这样的时光,有岁月静好的温馨。

  可是,所有的,都成了过去。少年时的情怀,少年时的心思,都在日渐沉默的流年里消失了。连昔日的同窗都联系越来越少,还有多少心情去关注一棵树?还有多少闲情去追逐一种信念?

  如果不是因为送女儿入学,如果不是因为需要长时间的等待,我一定会再次忽略眼前的这片绿荫。直射的阳光让我几乎睁不开眼,所以,当看到那片树荫时,我毫不迟疑地走了过去。站在这片浓荫里,我闻到了很浓郁的味道。抬起头,并不见花,却只有翠绿的叶和枝,密密匝匝地交错着。恍惚间,让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学生时代那一段守望梧桐的单纯时光。

  树已非曾经的梧桐,眼前走过的白色衣衫蓝色百褶裙的面孔,已是今日校园的的翩翩少年。才发觉,那些时光,竟隔得那么远了,远得让我有种心酸的哽怀。校园里的诗意,少年的多情,都经不起时间的验证。就算时间能够倒流,但是,心情也未必能回到当初的简单。这份无奈,真是如“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里刻画的一般。

  如果什么也不能挽留,什么也不能重来,这棵曾赠给我风景与故事的梧桐,还能否一直陪着我,并在我的生命里洒下永不褪色的一片绿呢?

  往事无语。

分类:优美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8-10-20 19:55:50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28404.com/youmeisanwen/8224.html
本文标题:盛夏梧桐
下一篇:随笔2018.9.12
友情链接: m.fgg878.com    boot0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