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着走着,就,散了

  这里很静。很静很静。我怀疑,我是停滞的时间里剩下的唯一一个人

  斜靠在那里,不动,将自己定格为时间里的静景。时间在流动,世界依然不安得可以。我相信,外面依然车水马龙,有些旮旯里,鼎沸着许多人声。

  然而,那些,与我没有关系。一个人在偌大的出租屋里暂居,或者,房间暂时覆盖在我一个人空落落的心里。白天的忙碌与疲倦,那些真声或者假意的喧闹,隐去了姓氏。嘈杂从来不肯署上真实的姓名。心被落了锁,我打不开自己居住的房间的门。

  床有两头,我此刻要做的,无非是选择睡在前边还是后边。

  紫色的窗帘,肃然而立。拉开,是孤独的夜晚,合上,是孤独的自己。开合之间,是反复的冷冷的紫色流动。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无论是曾经同行,还是依然眷恋,我们都无法勉强聚散。

  经过一条熟悉的道路,确切地说,是反复地经过。我倚着车窗,认真地辨认地段和房屋。想要寻找我曾经停留过的地点,那里的标识和那里重新生出的春草,每个地方都像,每个地方又都不像,我终究不能辨出,是岁月的更替改变了建筑的色泽,还是心中的面目已经不同于往日。曾经已经不再。物非人已远。

  我们总是在孤单的生命里,渴望寻到一个或者一些同行的人,陪伴自己经历生命中的某个历程,有时候也会简单地以为,同行就会一直偕行,我们会一起去经历风雨、波折,去分享幸福与辛酸。无论是亲情、爱情还是友情,聚的时候,我们总是不会想到散。我们赋予情感坚硬的材质,并人为地加上固定的锁链,在感性上选择不离散。

  后来,走着,走着,还是散了。回想起来,没有经历什么大的分歧,甚至没有一个郑重的约谈,有些人被现实距离生生分割,有些人被时间生硬地带走,有些人和有些人感情和热情自然死亡,还有些人莫名分开,毫无厘头。时间是激烈沙尘暴,冲散沙滩零散的记忆,每一个记忆,都无法单独决定自己的去向,有些分散了,经年或者终生不能得见,有些,碰碎了边角,或许又被无端地冲到一起。

  甚至有时候,你甚至不知道你和那个离散的人,会属于哪一个记忆和哪一个记忆的关系。

  终究是走散了。我们被时间反绑了双手。聚散终难由你,或者某一个人决定。

  也许有时候,你会想起走散的某个人,想起曾经在一起的好,你会将唇停在杯沿,淡淡地微笑,也许在某一刻,你突然想冲破时间的阻力,想要去寻找曾经的记忆或者曾经走散的人,你设想了寻找的种种途径和可能,也许你付诸行动,也许经过思量最终放弃。找到,又将如何?

  曾经见到多年不见的一个朋友,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她的丈夫和孩子,都和我想象中相聚甚远。而我们,曾经的亲密无间,也已经被时间和距离擦出血痕。我曾经想象她应该很幸福,也回忆起我们在一起时候的种种温馨。再见面,我们只能感慨时间的残酷。我宁愿她还穿梭在我的记忆里,想象中的她,一切都好。

  你也曾想过冲动地去寻找一个人吗?也许你们无端地走散,也可能,是走散的原因没有彼此交代清。你觉得心里有很多话要说,你想告诉他彼此离去的日子里你经历的伤痛和需要倾诉的一切,你想听他亲口说,为什么选择放弃同行,即使,你确定,你们不会再并肩前行了。你只是因为没有看到他的背影,而无法在自己的心里了结。你假想有一天你会出现在她,或者他出现在你的面前,彼此伫立,你渴望穿过对方的眼睛,找到你想要的答案。

  拖着这样的想法,在时间里蹒跚而行。多半是放弃。转身并不是华丽的唯一代名词。

  终究不过是散了。一个人离开,自然有离开的理由。苦苦挽留,深究答案,都是徒劳的。

  每个人,都会被时间单独留下来谈话,都要勇敢地度过你一个人的黑夜和白天。真正陪着你的,是你自己,真正能够面对自己的,还是你自己。形单影只,并不是伤感的孤独的成语,而是我们每个人要学会承受的无奈,也是我们要努力长成的坚强。

  如果,有一个人,你不舍离开,或者他依然眷恋,任何一种,都会在离开之后的原地,长成你心里的一根藤,如果若是,除了根除或者蔓延,我们别无选择。

  

友情链接: error06.com    boot0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