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要当一回妈妈(下)

到了学校,与以往相比,多了一个人,多了一包行囊,多了一份心情。拎着女儿的小手,漫步在校园里,孩子们异样的目光围观了上来,同事们满怀欣喜的迎接着这位“小领导”,这位领导还挺倔,对于世人,在她的眼里还只有我。我故意放开手,迈开步子,我时时的偷望着女儿的一言一行。诧异的眼神看着这陌生的地方,一群群孩子有的在跳绳,有的在练舞,在她眼前络绎不绝的孩子们无不夺取了她的目光,蹒跚的小步留念那份好奇。我很快消失在人群,寒眼鼠眉的寻觅着,她走到一个教室的门口,东张西望,有几个孩子从她的身边走过,也许不知道她的存在,因为她太矮了。摇头一晃,转了身,又朝一个小办公室走去,手刚碰到门,一屁股蹲了下去,看了看左边,看了看右边。我抑制住心情,按捺住双脚,看看会不会发生什么转机。两只手掌撑在地面上,一脚稍稍前跨了一步,站了起来。女儿没有哭,很坚强,人虽小,但勇气可不小。站在香樟树下,实在经受不住女儿的颤颤行为,“予童,爸爸,在这里,这里。仓皇的眼神望了望,朝着我的方向,眯着眼睛,两片嘴唇中间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小脚快速地挥舞步子,手儿高高举起,迎面扑来,我蹲着身子,我们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天色暗淡下来,我忙着在伙食团里拿出碗筷,顺便也帮女儿准备好勺子。搂住女儿的身子坐在我怀里,给女儿碗里打了饭,倒了西红柿汤。同事们关切语音连连,诙谐不乏童趣。可她呢?手拽着勺尖,屈着臂,拼舀着碗里交糅的米粒,送到嘴边,淅沥下巴参合着点点米粒,忙个不停。“哎呀,慢点呢,予童,看你把衣服整得好脏,自己把嘴巴擦擦,”说着摸出一截餐厅纸放在她的旁边,放下勺子,拿着纸来回地擦着嘴巴,顺势脸蛋、额头擦了几遍。刚要开始上政治课了,看着小手把纸轻轻地放在餐桌上。也许她比我更爱干净,懂得擦完,也许比我懂得环境综合整治就得从我做起,比我自觉,也许她被妈妈的殷切熏陶和感染了,比我更听话,哽咽在喉管里的话,随着口水咽了下去。哪里还有心思吃饭,看着她我就饱了,也许就是精神粮食。

其实刚刚是女儿在陪我吃饭,我呆一会陪她吃饭,在同事帮助下,我脱了身。回到寝室,开始整理床铺,她需要一个几叠衣服做成的小枕头,旁边放一个大眼翘鼻的熊熊,我的枕头要离她远一点,因为女儿的睡姿幅度很大。被盖要叠放在另一头,方便盖被子,还有电筒一定要放在床头,晚上可能要提尿…按照我的一星标准,基本做完了。

女儿,你知道吗?你的熊阿姨帮我煮好了一碗面,香喷喷的,面条拥抱成团镶嵌着蛋花,冒着热气,你的余哥哥要和你比赛吃饭。“哎呀,予童童,过来,爸爸喂你吃饭饭了,”不知道我身体里的那骨子里冒出的阴阳怪气,心理渗得慌。夹着面条,拖着老长,反折几圈,嘴里不住吹着,靠到自己嘴边试试,还烫,还得吹一下。女儿张着小嘴巴,咀嚼着,但嘴下还吊着稀稀拉拉的面条,僵硬的手不怎么灵巧,干脆用手给扯掉。“哎呀,予童,坐好,不要乱动”,“再动我要打屁股了”,“王予童,1、2、3”…这些话就在嘴里轮番作战,就在不觉中还剩下碗里的汤和蛋花了。“吃饱了,就给爸爸搂搂肚肚”,一声不吭回应我,手指着旁边那一笼茂密的树叶,懂了,这些语言不需要传递,爸爸马上满足你这无理的请求,但爸爸不会生气,因为你什么都不知道,这些都应该爸爸好好教教你。

嘴里低叹着时间懒散,才八点过。要记住:你要吃药药、你要洗屁股、洗脸脸,加衣服,搬数着手指,对了,你要喝奶杯儿,必须提前凉水,知道你真的很准时,比闹钟还准。嘀咕着,做好一切准备,要坚决打好这场“攻坚战”,要击破女儿层层考验,事事考虑在先前,层层布防有玄机,确保女儿睡一个安稳觉,放心觉而努力。想到那里去了,没有那么复杂的。时间在充实中悄然而过。

9点了,应该是女儿洗漱的黄金时期,抓紧时间。倒了半盆的开水,又参合了些冷水,免起袖子,用肘试了试水温,过烫,再参冷水,恩,合适,不知道啥时也会自言自语了。女儿拿着余哥哥的给的乒乓球,用下颚顶住,偏着脑袋,嘴里不知道在说什么,听不懂外国话。“过来,洗脸了,”摇摇摆摆地走过来,我的洗脸帕得多洗洗,我估计我平时就没有洗干净过,不要玷污了稚嫩的脸蛋。洗了一次,哎呀,果然有先见之明。女儿眯着眼睛,嘟着嘴,“给你一个脸蛋,看你能不能给我洗干净“,因为她出奇的听话,让我产生了幻觉。清洗工作完毕时,腰杆像是打了苏醒前的麻醉,酸楚,一次次简单的动作竟招惹来如此感伤。坐在椅子上,叹了叹气,女儿在身后,干什么呢?扭转头,嘴巴张的大大的,露出脸庞的酒窝,“咯咯”的笑声让我猛然咋起,马上头又退了回去,转向另一边,我没来得及看清楚,笑声伴着响亮的步伐溜了。哦,原来在和她躲猫猫呢,咯咯的笑声中带着沙哑,满脸写着“爸爸,你来找我啊”,今天我是第一次听到女儿的笑声,虽没有常日的清脆、嘹亮,但她的每一声我都佝偻承蜩收敛起来。蹲下身子,凭着两个个儿差不多,相互追逐着笑声。“不要拿爸爸的臭鞋子”,“臭臭”,我嘟着嘴,女儿两只眉毛搭棚起来,紧邹着鼻子,嘴里吹着气,我一脸黑了下来,嘴巴翘得更高了,女儿扑哧一声“咯咯咯”…

9点半了,快,奶杯儿,拿出奶瓶,女儿的脸一下拉了下来,手指着奶瓶,嘴里吱吱呜呜的,每一声我都听得很清晰,左手拿着奶瓶、右手舀着奶粉,舀了多少5勺子了,水呢?凉水130毫升,马上到开水,多少,200毫升,摇匀,尝一尝,凉的,皱紧的眉头,跺了一下脚,哎呀!怎么搞的。隔壁女儿的熊阿姨好像听见了我的声音,忙着过来帮忙,看着她不忙的动作,很快让予童解了馋。奶瓶周围洒露好多奶粉,看来动作还不到位,不够熟悉啊。

10点了,抱着女儿横在床上,脱了外衣,一头扎起来,两脚成了燕子的尾巴,不时地登着板房,发出声,自个儿不时的“咯咯”,不时地“哎呀”,我一只手紧紧的抓住铁床的菱角。电话铃打断了女儿马上的滚翻动作,传来了妈妈的声音,“什么事情也发生”,继续扭曲着她的身子,捶打着,“咯咯”声音在电话里时时作响…揉着眼,打着呵欠,慢慢滚动着,拿她妈妈的话,就是在寻找睡姿,酣眠长夜。“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唱着浑厚、失态的嗓音,一只手有节奏的拍打着身子,女儿打拉眼皮瞅了瞅我,也许觉得我的歌声还如此美妙。继续着我的凝唱,声音越来越低…鼻孔张合着,闭着眼睛,和着一排整齐的睫毛…每一次的女儿吮吸的声音,总会牵动我的神经,一个动作声响之后,总会爬起来,给她轻轻地的盖上被子,不知什么时候,我听见了女儿咳嗽的声音,爬起来,天亮了…

我想,男人伟大的同时,女人更伟大,不信男人也当一次妈…

分类:亲情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5-11-22 03:50:05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qingsanwen/2937.html=
本文标题:我也要当一回妈妈(下)
友情链接: arai25.com    16yg.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