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缝中的女性

  黑氏是贾平凹小说中众多女性形象之一,同时也是给我留下印象最深最震撼我心灵的角色。她经历过两次婚姻,由于对爱情的渴求,最终与情人叛逃富裕但无爱的家庭,从一个传统的受压迫的无自我意识的女性成长为敢于追求自己幸福的现代女性。她的蜕变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反映了中国现当代女性意识自我觉醒的艰难过程,也是社会发展的促进作用,当然还有她的双重性格,也蕴含了贾平凹作为男性的视角的女性观。

  从丁玲《莎菲女士的日记》中开创性的以女性视角审视男性,男性最终成为被看的角色,到《妻妾成群》中苏童对封建制度下女性的非人生活的剖析,作家们相继发表了许多关于女性生存状态的小说。女性作为物到作为人再到作为女人的自觉,表明女性意识的觉醒与高涨。贾平凹的《黑氏》就是其中的一篇,他描写黑氏的爱情婚姻历程,表现了黑氏的女性自觉意识。女性意识包含,两层含义,一是以女性的眼光洞悉自我,确定生命自身本质,生命意义及其在社会中的地位,二是从女性的角度出发审视外部世界,并对其加以富有女性生命特色的理解和把握。黑氏作为农村女性对人的地位的觉醒,对生命的探寻以及对爱情的追求,显然是第一层含义。而她外貌丑陋,沉稳而富有同情心,感情细腻,经历过两次婚姻,先后从物质精神的压迫中解脱出来。纵观黑氏女性自觉意识的发展历程,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www.28404.com

  第一是黑氏的双重性格。黑氏一方面是中国传统的贤妻良母形象,自小生活在山区,家中清贫,她嫁给小男人就是为了交换给母亲的一副棺材,这便注定了她婚姻不自主的悲剧。在夫家忙做家务,“喂猪,揽羊,上青崖头砍柴火”,忍受公婆的奴役,白天任劳任怨,晚上遭到丈夫无休止的折磨,在不得已中遭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压迫。丈夫嫌弃她丑陋黝黑且粗糙,每次和黑氏在一起时竟然叫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还逼着她回应,最终小丈夫抛弃她和其她女人在一起。她一直抱有一丝希望能得到哪怕一点的爱,最终希望还是破灭。她还特别的善良,正直,见来顺大冬天里还穿一双黄胶鞋,三天后立马拿出一双布鞋给来顺穿。见夫家日益发达富裕,她也没有任何的屈迎而是一如既往地艰苦朴素,还劝戒丈夫不义之财不可妄得。但是更重要的是她骨子里的坚毅不屈和极富叛逆的敢于冲破一切樊笼束缚的勇气。与丈夫离婚后,“她变得刚强起来,拒不要夫家的一椽一瓦,回到村里,借居在早先生产队的一间牛棚里”,“她先前以为女人离了男人,就是没了树的藤,是断了线的筝,如今看来女人也是人活得更旺实”,到最后黑氏与情人私奔为了追寻爱情。这一矛盾双重的角色在生活的打磨下日益坚强,日益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逐渐克服掉性格里的奴性成分,日益彰显当代新女性的魅力与朝气。

  第二是女性意识觉醒的发展史。自古以来女性相对于男性来说处于从属地位,在父权文化漫长的历史中,女性作为禁闭的哑巴一直处于失语状态,但男性却优先拥有解释一切的权利,过去的历史可以说是一部男性的光荣史女性的屈辱史。他们理所当然的将女子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还振振有词的将“未嫁从夫,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和“妇德,妇容,妇功”这一所谓的三从四德作为圣经一样要女性从灵魂里面服从和膜拜,若要反抗,便会成为不守妇道的坏女子受到男性的任意处罚。传统女性留给历史的只是暗哑的背影和一个“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的无可奈何的苍凉悲惨,她们仅仅是男人的生育工具和奴隶。自从五四时期西方民主思想涌入中国,在男性启蒙者的领导下,女性从“想做奴隶而不得”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状态中惊醒,积极投身于政治革命的洪流之中,改变了长期以来女性狭隘的生存空间。追求人的尊严,经济独立和自主的爱情婚姻成为了觉醒的现代女性的目标。嫁给木讷的牛犊,黑氏获得了自主的婚姻,牛犊从不欺负她打她。但牛犊压根就没有想到,“人毕竟是人,除了被尊重的人格之外,还有接受抚爱的欲望,尤其是女人,该老虎时就是老虎,该小猫小狗时就小猫小狗”,黑氏既不愿意充当泄欲的工具,也不愿意受无爱婚姻的束缚,她到小说最后完全已经成为一个彻底觉醒的现代女性典型。

  作为一个未受过什么教育的农村女性,她可以自觉或不自觉的觉醒,这真是令人敬佩的事儿。

  

分类:情感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5-10-10 16:32:52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ggansanwen/890.html=
本文标题:夹缝中的女性
友情链接: m.wcmbh2.com    boot0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