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殇未央,行走在时间的尽头

     在这个八月初,飘扬的花瓣还是以一种疯狂的姿态肆虐了我所在的这个终年不常有大风大雨的城市。风过、花烬落,剩下孤寂的枝头与落一地的残余。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习惯了这个独自生活的城市。岁月如此残忍,那些纯真年代的温暖记忆遗失在来时的路途。此刻,就让我一个人安然静好,重新演绎新的生活。

     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一直对王家卫的电影里这句经典的对白耿耿于怀。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我们的生命里,会不期而遇的与很多的人萍水相逢,然后擦肩而过。检视自己的生活,邂逅过多的温暖,却不知道如何妥帖的安放。而在故事的最后,相遇的人总如此悄无声息的疏离了自己的世界。哭泣的挽留在决绝面前毫无意义,我们只好以拥抱的姿态,去更好的迎接下一个离开。

     寂寞在侵蚀着内心,走不出自己的咒语。终于明白什么是宿命,是的,我开始相信宿命,相信很多事情是注定的,有的人,注定在生命中走过,留下的痕迹却无法在生命中留下什么。总喜欢看天黑黑,文字的灰色,总是告诉自己,真心可以容纳自己一切的不快。可天的颜色,抑或文字的颜色,却总是寂寞的色彩。

     常常,过于执着。总是强迫自己想要的东西完全的属于自己,真诚的待人,一味的付出,期许别人予以回报。可是生活,毕竟不是一场不动声色的感情游戏。现实一点,我们还要学会生存,所以,请允许我的自私。

     有时候,如果可以,我想让自己活的单纯一些,不去隐藏,不去猜测,相信谎言,因为既然无力改变,就不如顺其自然。脱去伪装,真实又未必是别人想要的。于是我只好时常根据剧情需要而带上不同的面具去演绎不同的戏份。不知道是我入戏太深,还是你们没有动情,往往最后,徒留我一个人在荒凉里自导自演这场感情幽默剧。习惯一个人游走在喧嚣的大街上,看着一个个陌生的面孔,没有人注意你,一切都那么平静,一切都那么混乱。分不清是周围平静心里混乱还是周围混乱心里平静!真想找个温暖的地方,远离冰冷的城市,放下伪装的累。

     一路搭台演戏,与很多的人相遇,然后各取所需,拉上帷幕,静静离开。不用哭诉什么地久天长,这个世界没什么一成不变。那些张扬的青春,最后也难免落了俗套。落寞的离场,找寻不到最初的勇气。那句我们在落难时叨念的话语,早已不知到飘散在何方?又有谁在继续苍白的嘶哑。

     我们总要学会长大,不能活在过往记忆里止步不前。深夜,细数那些风干的回忆,残留的温度,始终觉得离自己很近很近。可是,既然你们已经想要离开,那我只好祈祷你们未来的路途少些坎坷。然后,把属于你们的记忆扔到窗外,转身去捡拾其它的温暖。因为,还有很多人,等着我去爱。我也在等待里期许,会有很多人,重新来爱自己。

     一直,我想自己都是一个温暖的孩子。手里攥着大把的幸福。因为冷漠,伤害过很多人。骨子里,其实还是不懂得如何付出吧。总是稚拙安静的接受别人馈赠的温暖。在电话里问,你想让我对你好,这又有什么用,你又想得到什么呢?我嘿嘿的傻笑,不发一言。总有很好的朋友在手机即将停机的时候把最后一个问候留给自己,然后会在彼此的热情里忽然听到忙音,这些断续应该是幸福吧。你知道的,我很好。尽管,我一直在自圆其说。

     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要自己承担,是现实的世界太残酷,还是不懂得保护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黑变夜得如此沉重,沉重的我喘不过气来。躺着的人生就在世事的泥沼中沉浮。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接受,一切的,应该的,不应该的。我都必须接受,但心里始终带着不甘。

     流连在繁华的喧嚣里,我认识了可以携手行走一辈子的人。我们承诺过让彼此对未来充满信心的话,单纯的以热情相信的这些信仰。即使,这些在局外人看来虚无缥缈的暧昧很模糊。她说,会为我做个笑靥如花的女子,不再任性,温暖生活。等待在09年的逝去之前,让我给予拥抱的温暖。我想,这是我除了亲情唯一不需要去经营隐藏的执拗情感吧。夜夜,在那个暖暖的声音里安静睡去,这样的日子,花开锦绣,妖娆盛大。这样的生活,幸福到糜烂,也温暖的一塌糊涂。她对我说,我们都是树的分支,因此相识,围绕在树的周围。我与她默契十足的意气相投。许多共同的生活爱好,很多相似的生活境地,让我们团团抱在一起,彼此激励,互相共勉。时常收到碎碎的言语,诉说各自的生活。我知道,社会或许不温暖,但我们要让自己内心变得强大,那样才可以很好的生活。

     时光荏苒,不再是一个人怡然自得的静守自己的世界。眉目淡然,坦然的站立。毕竟在温暖别人之前,我终究还得先学会善待自己。暴风雨过后,就让我们坚定行走,在泥泞里,寻找阳光和希望。

     青春在岁月延伸的褶皱里如水即逝。人生若只如初见,此生不相忘。至此,时光静好,温暖如春。尽此而已,我明白,花儿最终要凋谢,年华最终会褪色,时间会帮我带走我不想留住的,也会带着我想留住的,最终我们都是消失在时间尽头的人。

     夜殇未央,我行走在时间的尽头。住在窗台上的薄荷草,它在醒来的时候迎着光。我想它会说这样的雨夜,只能是无眠的思念。而我躲在某一时间,篆刻一段时光的掌纹,在时间尽头一个人行走。

  

分类:情感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5-11-22 03:18:27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ggansanwen/835.html=
本文标题:夜殇未央,行走在时间的尽头
友情链接: www.m76h.com    boot0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