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处的天空

远处的各色霓虹灯,安静地印在十六楼的落地玻璃窗上,像一朵朵细小的花儿。马路上汽车碾压马路发出的阵阵轰隆声、喇叭的鸣笛声,不时飘上这十六楼的高空,告诉我,依然离红尘很久。

这个夏天,成都平原的雨水仿佛格外的充沛。连续三天了,暴雨仍然下个不停。天空灰蒙蒙的,印着街市的霓虹的色彩,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有风从半空中吹来,透着阵阵的凉意,这场持久的暴雨,驱走了夏日的炎热,略略透着几分秋意。

静静地站在窗前,任风轻轻地拂动我的长发,听这个陌生的城市发出的阵阵喧嚣,远处的霓虹灯,从东向西直到我望不到的尽头,在这慵懒的夜色里静静地讲述着成都的过去与今天。成都是辽阔的,没有边际,如成都的历史与文化。

静静地走在陌生的街头,偌大的成都瞬间将我包容,我是那么的细小,仿若一粒尘埃。望着林立的高楼,川流不息的车辆,漠然前行的冷漠而陌生的面孔,茫然不知去向何方。

我本是这座城市的过客,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只是任凭我的双脚,在这座城市无谓的流浪。

这座城市的天空,仿佛积蓄了无穷的雨水,连续三天还没有倾尽。天府广场的中央,是地铁的通道,在家乡小城的时候,曾经想着到了成都一定要去看看成都的地铁,可是,真到了地铁的出口,却没有去探究的欲望---习惯了慵懒地生活,更喜欢宅在家里,一个人,一本书,一台电脑。喜欢了这样的安静地生活。看着从地铁口里出来的人流,看着他们急促的脚步,脸上的疲惫,我不知道该庆幸自己的闲适还是羡慕他们的充实。我想,我是真的老了,老得没有了一点生活的斗志,即使去寻一处美景的欲望,也没有了。甚至,我已经丧失了与人交往的能力。在这座陌生的城市,也有我曾经熟悉的一些朋友,也有我的亲人,可是,我来到这里好几天了,居然,不想跟他们有一点点的联系-----我实在是喜欢一个人这样清净自由的来去。

春熙路的繁华,早就闻名于外。这里大概是这座大都市现代文名的集中体现了。高楼,步行街,孙中山的塑像有些小气,铜塑的人像,两旁商铺大声招揽顾客的声音,熙攘的人流。春熙路,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天,总是有魅力召唤来那么许多的人流。

锦里,是一个十分特别的名字,听着就有几分优雅几分魅惑。常常让我想到一条美丽的红色的鲤鱼,想到水池边一个身着旗袍的锦衣女子,轻轻地用纤纤素手戏弄清亮的池水,惊起池子里的游鱼。去到锦里的时候,却是夜晚的九、十点钟。街道的两旁挂满了各色的灯笼,灯笼泛着红的黄的紫的五彩的光芒。城市被穿上了一件珠光宝气的晚礼服。行人缓缓的行走,如在画中闲游。尽管我没有看到想象中的游鱼,没有看到想象中有着红色鲤鱼和清亮它的的池水的小池,可是,夜色里闲游的锦衣女子却是不少,她们为锦里的夜色也增添了不少的美丽。锦里的夜色真实的美丽。雨又不期而至,霎时间,闲游的人群如受惊的游鱼,纷纷四散开去,五彩的霓虹灯在雨雾里朦朦胧胧,更显出人间少有的景致。

我仍然悠闲地在雨中缓缓地行走。我是这座城市的陌生人,我在这座城市里流浪,我的包里随时都准备着雨伞。比那些自诩为这座城市的孩子有着更从容的行走的姿态。

宽窄巷子,金沙遗址,合江亭......一个省会的都市,必定有着许多引人入胜的风景。然而,我不想再走了。留待下一次吧,我心里对自己说。谁知道有没有下一次呢?我对这座城市,始终无法说爱。

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城里住着深爱的那个人。

我开始想念我居住的那座小城,那里有我赖以生活的工作,有我的热爱的朋友,有我亲爱的家人。那里的天空是那样的明净湛蓝,那里的河水是那么清澈明亮,那里的空气是那么的清新甜润,就是那里的那些陌生的面孔也是那样的熟悉而亲切......

别处的天空自有她的美丽,可是,谁都会更加热爱自己心中的那片蓝天......

上一篇:我爱我妻
下一篇:花落谁家
友情链接: tv4cent.com    boot0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