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像的故事

  画像的故事

  都乐

  在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的烟花岁月里,谁能走出大众的心灵,泰然地坐在神坛上,接受子民永恒的崇敬和长久不衰的叩拜?

  ____________题记

  这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那时,我住在湘渝边界一个小镇上,一家三口仅仅靠着一个小书店维持生计,日子过得清淡如水。每天早晨启开店门时,我极力把卷闸门往上顶,尽量让光亮照进来,把屋子里的阴暗驱走。随后拿起一把鸡毛弹子在店子里轻轻拍扫尘埃。这事每天都得做,像人每天都要洗脸一样,店子方可保持亮丽。一天,我刚忙过这些事。一转身。突然看到一位农妇神神地站在门口,背一个柴背笼,背笼口子的边边烂了一个缺,几匹竹篾不安分地翘露出来,像张开的蟹爪。她面容苍老,饱经风霜,目光愣愣地望着悬挂在店门上方的画像。我问她是不是要买画,她没应声。她忽然卸下背笼,弯腰从背笼里一个“蛇皮口袋”里取出香纸、火柴,一副虔诚的样子,好像要敬奉神灵似的。我一愣,慌忙制止。可她并不理会我,忽然双膝下跪,嘴里突然冒出一句“我要接毛主席回家!”。她的举动使我一下蒙了。糟糕!遇上了“神经病人”。心想真是晦气,一大早就来这么个人,烧香烧纸,多不吉利。我一时不知所措。正当我六神无主时,一位大婶提醒我,让我把垃圾铲拿来,叫她把香纸烧在垃圾铲内。我急忙找来垃圾铲,放在他前面,可她顺手扒开了,非要在地板上烧。我忽然灵机一动,记起后院有一块盖阴沟剩下的薄岩板,急忙搬来。她抬起衣袖在岩板上擦拭一遍,又吹了几口气,随后将香纸放在上面,一张一张地撕开,再对折,码成三叠,然后划燃火柴梗,将香纸点燃,一缕缕青烟弥漫在店子门口,如云如雾,轻飞曼绕。周围一下子聚来许多的人,观看热闹。老人旁若无人,神情庄重肃穆。她燃起三炷香,双手合十举到胸前,对着悬挂着的毛主席画像,嘴里念念有词“毛主席呀,我接您老人家回家,我接您老人家回家”,然后深深地叩了三个头。待香纸燃成灰烬。她又像变魔术似的,转身从背笼里拿出一个小香炉钵,将岩板上燃尽的香灰尽力的装进钵里,才慢慢的站起来,示意我把画像取下来。我从画报堆里取出一张,她急忙摇摇头,非要悬挂的那张。我真觉得她好愚,愚得让人不可理喻。没法,我只好搭起凳子,将画取下来。我卷扎好后递给她。她接过画,从衣袋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纸包,放在柜台上,然后弯腰拾起背笼,急速转身离去,何怕别人要抢走她的宝画似的。纸包是用清明纸包的,我打开纸包,里面是12张崭新的一元纸币。画像定价是13。8元,实际卖价只10元。我急忙追出去,退给她钱,可她已走远。长长的街道,留下一团浓雾似的神秘。

  可事隔两年过后,那个神秘的老人又出现了。她穿戴一新,背一个崭新的赶场背笼,耳垂上吊着两只金耳环,仿佛年轻了许多,一时,我差点没认出来。她依然虔诚地做完敬奉仪式,然后示意我把画像取下来。我一边取画像,一边试探地问她。

  “老人家,你前年不是来买过一张画像吗?”

  “是呀。你莫讲起,那年家运不顺,做么子都不顺头,喂鸡鸡发瘟,喂猪也发瘟,儿子和媳妇天天吵架,闹离婚,把我只差怄死!我去找张八字算命。张八字说我儿子和媳妇两个都走的“魔窟运”,有几年搞的。我把张八字接到家里,做了化解。张八字说要架一座桥(河沟上的小木桥),我也照办了,可还是不管用。儿子和媳妇越闹越凶,还打起来,打得很凶,把屋里的家什都砸烂了,把我气吐了血,卧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我母亲听说了,从城里跑来看我,一见我瘦成那样,两娘生抱头痛哭了一场。母亲知道了我家里发生的一切情况,也叹息,临走时给我送了500元钱,让我买点补品,补补身子,还提醒我买张毛主席像贴在神龛上,她说毛主席是专门救贫苦百姓的,很多人家的神龛上都贴有他的像,城里开车司机的车子上都挂着他的像。经母亲这么一说,我想起寨上来旺大叔,那年他家里也不顺头,搞尽了五百转,后来听说贴了一张毛主席像,就好了。我这才到街上来买画像。那天,我从上街一直找下来,好多店子都没有了,直到你这里才买到。”

  “那后来灵了吗?”

  “灵了!真灵了!!毛主席真神。”

  我惊诧地看着老人。老人兴致勃勃地说:“那天我把毛主席接回家后,端端正正地贴在神龛上。晚上还做了个梦,真的梦见到了毛主席。他拉着我的手,亲切地对我说,今后不要敬他,他不是神,要敬就敬那些种田的专家,他们才是活世的关公。听了毛主席的话,我激动得哭了。不久,村里就来了扶贫工作队,他们知道了我家的情况后,就把我家作为扶贫重点对象,重点帮扶。他们鼓励我们承包稻田种辣椒,还从城里买来了辣椒良种。就从那以后,做么子都顺头了。喂鸡鸡天天生蛋,喂猪猪肯吃肯长,儿子和媳妇也和好了,两个人和和睦睦,划划算算的承包了50亩稻田。在扶贫工作队的指导下,那年辣椒长势也好,辣子都结打了滚,一年下来就赚了好几万。第二年又包了100亩,辣椒熟红时,工作队又忙着联系销路,后来与大城市的辣椒加工厂签了合同,老板直接来车子收购。这人一走运啊,门板都挡不住。今年到街上买了地,修了屋,媳妇也生了个胖孙子,把我那老头子,乐得天天唱歌。现在儿子和媳妇就要进新屋,我也给他们买一张毛主席像,毛主席保佑他们!”

  “可这都是政府和扶贫工作队的功劳啊”

  “那扶贫工作队不是毛主席派来的吗”

  老人要这么想,或许有她的道理。的确,从那以后来买毛主席画像的越来越多,尤其是乡村的百姓,他们对毛主席有深厚的感情!逢年过节家家户户都要买一张毛主席像,或者那家新居乔迁,也要买一张。于是我这小小的店子也就越来越红火,透过画像,我仿佛看到了生活中的灿烂远景!

  

下一篇:鲁迅《风筝》
友情链接: iga0125.com    boot0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