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第一章

诗人说:“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很奇怪,很想引用这句诗的冲动,干脆就用上来了。大学第一个学期告别了我,我该用怎么样的辞藻来为他壮行呢?诚然,期末考的成绩将会不约而同地出来,届时,成绩将会决定谁是过客。可是谁到底是谁的过客?主观是一种超然随意的东西,他可以回溯也可以前瞻以至很远。现在去讨论这个问题,有点早了,还是得静下心来,好好地在睡觉的时候睡觉,唱歌的时候像往常一样说话。

大学一个学期过去了,学会了很多事情。就像入狱了一年,学会了怎么蹲大狱,怎么耐得住寂寞一样。

有点想看电影了,好吧,容我去沏茶一杯,然后陪大家看电影。电影的题目相当诱人,有人会问到底是神马题目捏这么爷们儿,我就不卖关子了,题目就叫我的大学第一章。哈,有没有种夜的第七章的感觉?对了,那是首歌,这是一场电影。本来想在年底首映的贺岁大片,因为导演孙某人实在害怕期末挂科,挂科就要服刑。该影片讲述的是故事主人公孙健在大学第一个学期的生活,情节曲折动人,贴近实际,以第一人称的口吻讲述了当代大学生的精神面貌以及情感经历,从中可以体会到人物的辛酸,以及让大家正确看待大学。

首先,它不是爱情片,不是喜剧片,不是战争片,不是动作片,不是励志片,不是灾难片,更加不是科幻片,而是爱情喜剧战争动作励志灾难科幻片,确切地说它只是哑片。

好吧,全球首映了哈,```

且慢,影片采取的是典制体。典制体,懂吗?不懂我教你哈,它是人家杜佑为了图方便赶进度写史书采用的格式。虽然从唐代到现在都过去好几个世纪了,虽然大家一直沿用这个体例老掉牙了,但是孙导演的智慧是毋庸置疑的,他强行采用这种方式娓娓道来,打破了电影大片一直不采用这种方式的神话,就像一个处女,初夜的那一刻,打破了她不可战胜的神话一样。另外,影片的讲述是流水帐形式,因为不采用流水帐,那大学一年的帐就更加算不清了。

录取通知书

高中折腾了三年,只为那一纸书信。有人评价那封书信说满纸荒唐言。说是如此,现在的教育制度也只能这样了,那么这样到底是怎么样呢?说白了,就是我前面说的那样。我是多么地愉快,当我收到大学的那张入学邀请函,但是说实在的,我想换一张,我的初衷是更高级别学校的邀请函。然而天总是不遂人愿,这让我怀念起了我的上辈子,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呢?好吧,这是我的命,也是我的幸运,因为到后来我才知道大学都是一样,就好象是厕所一样,都是供各种人吃喝拉撒一样,只是厕所的级别不一样,有的厕所还放着供各位雅士瞻仰。其实我觉得厕所实用就行,不像大学解决不了人的一时之急。想必再这样下去,墨子可能会从茅坑下面的坟头里起来,生气地说“FUCKYOU!你们都给我进去,我出来。”墨子可是一向提倡节用的哈。

心已经平衡许多了,就像天平的两端,一端放着人民币,一端堆着大便,他们居然如此地协调,最终平衡下来了。在此,我不是视钱如粪土,我只是视别人的钱如粪土罢了,总有一天我要去掏粪,如此说来,我还是个爱财之人,就像男人都是好色之人一样。古人云过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在我看来,现在读书人都有这种感觉,现在的书中画着黄金屋,书中画着颜如玉,让人想得而不得,欲探求之而不得求。心里痒得要命,真想用欲火把书烧光。张爱玲说人生是一袭华美的袍子,爬满了虱子。那么说来,书是一个庞大的虱子的根据地,采用我心包围你心,武装夺取心灵自由的策略。

平衡好久的心终于要宣告打破,天平倾向了左边,左边是最靠近人心脏的地方。那是在我暑假做家教的时候,做得最得意的时候。说到此,我真的相信命运是有安排的,但是我不相信命运这样安排。那天,林浪平告诉我第二天她要去看病,她心脏不太好,要回永康看病。我可以选择留下来在那边玩一天,也可以选择回家呆上一天。像我这种有恋玩情节的人义无返顾地选择了后者,并理直气壮地选在了当天下午回家。还好是下午回家,为什么说还好呢,那是有原因的。健行学院知道吗?不知道吧,我问过很多以前同学同样的问题,答案是不约而同的,不知道!但是,有句话他们说对了,我和这个学院很般配,光从名字上来说,好吧,我是男的,那我就娶了健行吧。牧师说,你愿意一辈子关心他照顾他保护着他吗,健行说他不愿意;牧师问我,你愿意一生一世爱它?我的回答是直到它觉得我没有利用价值的那一天。其实呢,这个学院之于浙工大,就像竺可桢学院之于浙大,就是所谓的尖子班!明白了吧,我还是有点可以炫耀的资本的。那天刚好是学院选拔的最后一天,需要寄自荐信过去,我差点贻误战机。于是我按照学院要求的做了,先是坐车去低田复印了各种获奖证书,然后填写了打印下来的表格,询问了学院老师,最后完成的时候我竟然不忘把信寄出去。兴许,有人会问了,最后一天寄出的信应该来不及了吧,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哈,那是以邮戳时间为准的。最后寄信的那一刻,我有种送死的感觉。可是人往高处走的习惯让我觉得我没救了。像我这种势力的男人一抓一大把,但是就那一把,就把像我那种势力的人都抓光了。接下来的就只剩等待了,等待的结果又是一纸书信,哈,那一纸健行的书信,读它,好像觉得它在告诉我,小朋友,快来吧,就是那种妓女拉客的感觉,但是总比妓女高雅多了。

开学

我们提前了一个星期去杭州,不是去大学,而是去亲戚家,我,我爸爸还有叔叔,3个人去游玩,然后再送我去上大学,叔叔咯咯地笑了,家里这娃子要上大学了。说实话,我们提前去杭州主要是为了见大世面,因为我知道上了我们那大学以后,大世面就很难见到了,学校位于杭州还不如说工大在杭州旁边。我们见识了杭州的西湖以及边上的景点,见识了动物园,见识了南山陵园,见识了生态公园,还有一大早就去爬将台山,看过八卦田,等等等等。最后那一天晚上,我看着照片,多么想和爸爸多呆一会儿,因为时间不等我们,我们就面临了告别。那天,爸爸带我去汽车东站,然后坐校车直达工大屏峰校区。爸爸帮我拎着行李,在一为学院里的学姐一路开导下找到了我的公寓,东苑6号楼。爸爸帮我收拾整理完东西,然后去拿书,最后带爸爸去养贤府用餐,吃完中饭带爸爸逛了半个学校,然后送爸爸去站台上等车,送别爸爸。那一幕,有点像朱自清的《背影》里面写的一样,但是走的人是爸爸,不是我。有人会说我讲的是假的,因为我漏掉了我的叔叔,他哪里去了呀,其实很简单,叔叔嫌路远,不打算来了。

几次班会

大学第一个学期开过好几次班会,就连13号全部课程考完以后还要再开一次。想对应地,有人说大学里一个学期能和班主任见面的机会也就那么两次,少一次不行,多一次更加不行,可是我们几乎每个星期都至少见他一面,后面会有相应介绍。开班会真的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但他必须得做,特别是第一次班会,因为它关系到一个班的头头龙头问题,水龙头太多了不需要。第一次班会,每个同学都上讲台作自我介绍,然后班委选举。我想竞选班长的,那种想是很激烈的,一旦控制不了,就有可能像火山一样爆发。最后,我很荣幸地落选了,至少有过那么6。7个女生选过我,而很大程度上大学的班长比小学班长轻松不了多少,忙这忙那的。第二次班会是在期中考试后,班里同学的期中成绩不是很理想,班主任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严重到每人写一点期中感想,星期一交给他。第三次班会还是班委选举,班主任的时间概念和我们的不一样,班主任说开学过一个月班委重新选举,一个月后每人提起自然顺延,直到期中考试过去几个星期才重又想起来,该班长选举拉!这一次,班里的原团支部书记不干了,放手让给大家去竞选,高唱着“只是我还放不开最后的温暖。。。”其实,那时候的选举跟封建时候的买官没有什么两样,如果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那可能是付出的成本多少,那个成本的载体是什么,前者的载体是银子,后者的载体是积攒了好几个月下来的印象和人脉。毫无疑问,我又很荣幸地落选了,因为我知道团书记比小学的少先队队长轻松不了多少。我还记得那一次还有一项是业余党校学习资格,我去参选,我再次落选,极度的悲愤化成我吃饭的动力,那天我吃了4毛的饭,吼吼。第四次班会则是在最后一天大家考完,老师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成绩单一定准时寄到。

社团协会及协会工作

一开始,我是那么地不自量力,狮子大开口一样的,什么学生会,社团联盟,以及邓读会,所谓的邓读会,指的是邓小平读书理论协会。于是我忙着各种笔试,面试。结果出来的挺快,随意敷衍我几句,就把我从容提掉了。那个高兴劲,没话说,我记得超市里那个高粱酒卖4,5块钱就够了,真想买来庆祝一下,庆祝我再遭不辛。徐自摸说悄悄是我的笙萧,我说不幸是我的不幸。后来还有学院里的数学建模协会要招干事,哈哈,我报名去了,最后功夫不负有心人,有心人不如负心汉啊,我终于成为了协会一员,然后在接写来的几天里面积极招新。后来,工大太球协会招干事,我去了,嘿,又进!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有心人不如负心汉啊,后面的几天帮忙招新贴海报之类的,每个星期星期6星期天早上去台协做事。

志愿者活动

我参加了农行卡代理,蓝天小学支教,杭州植物园三个志愿者活动,农行卡代理那天下着小雨,一个下午我们推销出去的好多。就爱那一天,我实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第一次去献血,心情有点激动,献完血那里的医生给办了张献血证,还送了一瓶牛乃和一把天堂伞。其实我觉得办献血证,就像国家表彰那些为国家牺牲的军人一样,军人的死换来的是国家的一次小小表彰。蓝天小学支教,我是很乐意去的,在这个社会的街头,有一群人在渴望阳光,那一群人不容小视,他们的力量可以让胡锦涛爷爷下台,他们就是尊敬的民工子弟。我记得伤害曾经有篇满分作文就是写他们的。没有民工,哪里有现在的高楼大厦,哪里有安得广厦千万间。而现在他们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想让他们的孩子寄托给当地学校,希望学校好好照顾他们,培养他们,让他们成材。他们需要人们的尊重。他们热切希望平等,他们想听到胡书记宣布给每个民工拨款100万,但那是不可能的,我们只能尽量多的给予帮助和关心而已。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我报名参加了这个活动,唉,可爱的小敏姐还把我们学院的负责人的位置交给我,让我疲惫让我累啊,那几天,写策划,做备课。一个字“难”,两个字“太难”,三个字“相当难”,四个字“还四个字呢?”我们买了糖果还有一些小礼物,以期在上课的时候上得开心,给人家小朋友留个好印象。听到他们都叫我大哥哥,我也就安心了。植物园那个最好玩了,但那个是牺牲什么课为代价的,我忘了什么课了,嘿嘿。植物园那几天举办菊花展,我拍了好多照片,在我相册里,有兴趣的可以去考察下。

(未完待续)

分类:精美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5-11-22 03:24:49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jingmeisanwen/2314.html=
本文标题:我的大学第一章
下一篇:仰望
友情链接: wcmbh2.com    boot0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