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乌啼

熄了灯,让思绪沉入黑夜。黑夜吞噬白天的喧嚣,一切都沉入了黑色的寂静中。“咕噜、咕噜”忽地从窗外传来了鸟的啼叫,仔细听是猫头鹰的叫声,诧异在小城里竟见了它的踪影。猫头鹰是乡间地边的生物,自由的鸟类动物。想来是自由的飞翔,贪看人间的美景,误入了小城,栖息在我窗外的樱桃树上,声声啼叫似在呼朋唤友,呼唤广阔的田野,许久不听回应,只有不远处传来开过的汽车呜鸣。

我的家坐落在一个山清水绿的小山村,小屋之后一棵五六百年的苍老大樟树,大樟树的树身已被岁月掏空,一个大树洞被乡人作弃物之用,大樟树虽已中空,却以不屈的生命力,年年长出新的绿叶,张开巨大的枝桠,小屋就在大樟树的阴影里立着。树大招风,树大也招鸟来,八哥、黄鹂、喜鹊、猫头鹰寄居在树上,时不时有乌鸦也飞来作客,停栖。

年少的时候,一开后门,山野的风延着空旷的田野吹来,大樟树挥舞着绿叶打着招呼。夜晚,抬起头,透过枝桠看天空,满天的星星亮晶晶地捉迷藏,一轮明月挂在了树捎头,小小的心里便有了满满的欣喜。而年少的我又一个怕黑的孩子,月上树梢,蛙声一片时,父母总会趁着月色如洗,上田间地头给田里灌溉。怕黑的我便一个人不敢呆在家里,赖在邻家大嫂、阿婆家里等待父母的归来,邻家的阿公逗着我说“我们村原来是一个坟地,你家后面的大樟树是坟地的中心,小心你一个人回家,鬼飘着来叫你呀。”吓得我躲在阿婆的怀里不肯出来,阿婆就啐着阿公不要吓唬小孩子。

半夜醒来,声声鸟啼传入耳畔,想起邻家阿公讲的故事,故事里的人就是听到了半夜鸟叫,声声似叫着那人,那人答着答着走出了家门,再后不知所踪。想到这里,吓的不敢吱声,躲到了被子底下。鸟声扰人清梦,父亲放上一个炮仗,忽忽地几声,夜便清静了。

一夜风雨大作,晨起打开后门,忽听的“咕噜、咕噜”响,顺着声音寻去,一只猫头鹰落在铺满枯枝落叶的地上,看到我的逼近,扑扇着翅膀想要飞起来,扑了几下又掉到地下,细看下翅膀处有血迹溢出,想来是昨夜的风雨伤着了它。用一根绳子栓住了它的自由,上了点药,那只猫头鹰成了我的宠物。

拿着米饭喂它,刚走近它,它努力地睁了睁眼,瞳孔放大,似要拉回点精神,可属于夜间活动的动物,睁到一半,瞳孔又缩小了,回到了半睡半醒的状态。它理都不理放在它眼前的食物。

它的伤一天比一天好了,精神却一天不如一天,常常扑扇着翅膀,一根绳子打断了它的飞翔,一次次的飞翔,一次次的跌落,留下的是悲伤的咕噜咕噜声。根据它的习性我抓来了青蛙,老鼠放在它的面前,而它还是看都不看一眼。

一个下午,油盐不进的它,虚弱的又一次试着扇动翅膀,结果可想面知,它灰暗的眼神直直地射进了我的心中,有挣扎有渴望有失落。我不由地解开了绳子,少了脚上的束缚,它的眼中有了一束希望的光,扑扇了几下却没有飞起来。第二天再见它的时候,它已僵硬,不再飞翔。

此后不时的有鸟儿落下,我不再用绳子阻断它们的飞翔,蓝天是它们的家,田野是它们的展望。人类不能自私地为了自己的私欲,用一个借口夺去它们的生涯。一天天建起的高楼夺去了它们的空间,一座座工厂放出的废气容易占领它们的心肺,它们一步步走向死亡。对着天空中一种种日渐消失的动物,人类难道还不能及时地反省自己行为,给动物们一个生存的空间,给自己一个绿色的家园!

分类:精美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8-11-08 14:02:04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jingmeisanwen/10349.html
本文标题:月落乌啼
上一篇:永远的故乡
友情链接: 247doit.com    boot0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