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小山

在闽南打工的日子里,我常常爬上一座大海边上的小山

我喜欢站在小山上,遥望大海。有时,我看见大海像安静的婴儿,恬淡安然。空中拂着轻柔的海风,令人酥酥痒痒;海水荡漾,波光粼粼,满眼便是一片洁白、晶莹,像是要濯洗任何一个仆仆风尘的人。有时,大海不太安分,耍起了小孩子脾气,一簇一簇的水浪涌起,倔强地一迭迭而来,仿佛是一头难以驯服的牛犊,四脚乱蹬。一到山脚下,它便安静了,温柔了,任你抚摸,凭你使唤。有时,大海像暴君,高涨着怒气,杀气腾腾,势不可挡地扑来,那风、那浪、那雨有一股怨恨似的,闪电般到了身边,继而裹住小山,让人无处躲避,使人心生恐惧、绝望。

好在这座小山是极少人来的,它是孤独的、寂寞的。这使我无数次想起一位文友,他所在的单位坐落于大山深处,职工们轮流去山上值班。在大山深处,除了山还是山,再没别的什么。文友守住了难耐的寂寞与孤独,却得大山之灵气,化万物于有情,写出了至真、至善、至美的系列伊人综合在线。“它的存在之于我,是一个奇迹,我的存在之于它,是不是一个奇迹?”“彼此共处,相安无事,这不是最好的么?”咀嚼着他文章里的句子,仿佛看到他在山之巅的身影,与山里的昆虫鸟兽安然面对。风吹了过来,倏忽想起,这座小山之于我,是不是有着特别的青睐,使我避开热闹、嘈杂的场所,让我置身于一种无边无际的孤独氛围中,寻求一点心灵的慰藉?

这座小山是荒芜的,杂草丛生,荆棘疯长,松树满山都是,只是瘦瘦的,好像窈窕的小女子,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有好几次狂风袭来后,爬上小山,便看见三两棵松树连根而倒。小山几乎是没有路的,只是我经常来,便有了一条羊肠般的小路,通向面朝大海的坡上,小路旁有一块大石板,历经风吹日晒雨打,它已黝黑如墨。

春天雨水多,小山上弥漫着雨后的湿意,生机盎然,绒绒的草芽,嫩嫩的叶尖,在无声中渐次张开,一些小花灿烂地点缀其中,宛如绣女手中的手帕,别具一番情趣。海鸟从远处飞来,筑巢安家,或盘旋飞翔,或成双嬉戏,谈情说爱。初始,鸟儿怕我,远远地防备着,次数多了,不再当一回事,时而停在我的脚下,或轻轻立于我的肩头,睁着眼睛痴痴地看着。当我伸手想摸摸它的羽毛,它便疾速飞去。我不再伸手,任其在我的肩上或脚下逗留。我露出微笑时,它便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点点头,它也点点头;我做个鬼脸,它也许感到好奇,想要探个究竟似的凑了上来,竟不期然被它吻个正着。那个春天,我和海鸟就这样和谐、安然地在一起。至今想起,犹身在那座乐园中,心里不由得笑开来。

夏天酷热难当,我便极少去小山。偶尔去一趟,也是乘着夕阳西下、霞光万丈的黄昏,海风徐徐吹来,令青草舒展一下腰,吐出浓浓的草味儿,让人仿佛回到了少时牧牛的情景里。青青的松针亮油油的,在风中轻摇,犹如一把把小扇,“轻罗小扇扑流萤”的诗意就这样散了开来。太阳金色的余晖,裹住了小山。此刻,我感到了孤独的甜蜜,欣赏着这一处美景,记忆与遐想……

秋天,草一片枯萎,凄凄地扑倒下去,也有的好像心有不甘,倔强地站立着;荆棘也褪去了它的锋芒,不再张牙舞爪般吓人了;松针黄黄的,落了一地,踩在上面,软绵绵的感觉。此时,我联想起“死亡”一词,这些年,家族里的一些长辈相继逝去,我都在披麻戴孝的队伍里为他们送行。尤其是我的父亲,我亲眼目睹了他在胃癌的痛苦中死去,当时,我欲哭无泪,久久地跪在地上……而我自己在若干年前的秋天,也曾与死亡有过一次邂逅,也许是阎王爷看我还年轻,要我在这人世间跌跌撞撞地继续走下去,于是,我开始涂鸦一些文字,并从此认定,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死亡的季节。

闽南的冬天和秋天没什么两样,只不过风势较大一些,更强烈一些,多了一丝冷意。那时候,我是经常去小山的。年关快到了,公司为了来年吸引更多的人,会多一些假期,让所有的员工歇息。

小山,孤独的小山,让我逃离了喧嚣、嘈杂与纷扰,独自一个人想想心事。如果再有一间海边的小木屋,像梭罗那样诗意地居住,那便是人生的一大幸事,可我不敢奢望。

分类:精美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8-11-08 14:36:11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jingmeisanwen/10326.html
本文标题:孤独的小山
下一篇:秋语书香
友情链接: reel47.com    boot0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