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里的故乡

风起风定,舞弄风声的,只一丛盘根错节的发;人来人往,弥散空中的,只一股尘埃未静。

昂首,仰望环宇,目光撞上楼厦被弹回;垂首,俯视土地,眼神却触摸到坚硬的水泥。

捂住疼痛的眼睛,那是受伤的归鸟,上下翻飞,只为找求一条回家的路,一脉连接故乡的根。

喧嚣的城市,竟留不住顷刻的目光,一瞬的寻觅,刹那的祈盼。

——苍茫天地间,何处才是属于古人的净地,藏匿着那些遥远的花容柳姿,春情秋意?难道时光飞逝,也会舞乱生命的根须?难道岁月疾驰,也会卷起心灵的尘埃?怅然静默中,恍惚看到,千年前的公子,白衫款款,漫步江边,缓缓吟咏着绝丽佳句。

诗经,是故乡。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走过美丽的风景,留下长长的画卷,不知会在何时何地遇到且行且吟、红衣素颜的你。每一次相逢,都是一次意外的碰撞,总会擦出几丝惊喜的火花。偶然相遇的两个人,也许像两颗擦肩而过的流星,在彼此生命中美丽地绽放一瞬间;也许像互相旋转的双子星,永远围绕彼此奔跑,不再分离。

每一次畅饮欢谈过后,又会是不知其期的离别,但因此才会善待他人吧。

这是古代人的旅行,沿着山水走,不知道下一站,不知道会遇到谁。生活因此有了惊喜,有了珍惜。凡遇到的,都是零零星星的缘。

而现代人的每一次会晤,都是提前的预约,没有出人意料,一切都在安排之中。对下一次相逢的憧憬里,夹杂着对人际关系的揣度、对功名利禄的算计、对仕途钱途的思虑。匆匆的步履交错,急促的人影擦肩,但彼此都目视前方,直奔目标,没有欣赏途中的美,也错过了本该造就一场欢谈、一世友谊、或一生婚姻的缘。

他们漂过的风景,我们只是飘过。

漂,沉浮于水中,洗濯精神,浸润灵魂。

飘,飞旋于风中,内心喧嚣,心态浮躁。

月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自然之景,富于变化。

或银钩婀娜、或玉盘丰腴,圆缺的月像一个周而复始的轮回,成了人们计量一年光景、一个月时间的沙漏,缓缓流淌着。

夏雨始霁时,一道彩虹横躺天空,连接着此岸和彼岸。

落日余晖时,浓妆淡抹的天空像绝世佳人,让人为之咏叹、为之注目。

没有高明的科学能告诉他们,这一切自然现象的由来。于是有了故事,有了神话,有了像诗一样浪漫的幻想——露是柔软的珍珠,由天地这只大蚌凝成;月是一座仙宫,居住着忧伤悔恨的嫦娥;天上有轻盈飘逸的神仙,人间有曼妙可爱的精灵,地下有或恶或善的鬼怪。

虽然现代科学解释了这一切,但那些书面化的语言、冷冰冰的文字,却毫不留情地,把嫦娥从蟾宫抛弃,把精灵从从人间驱散,把鬼怪从地狱赶走。

同时被驱逐的,还有诗意,那妙不可言的美感。

无形的诗境,如氤氲雾霭,曾飘荡在无数诗人的心中。当科学的阳光射入幽谷,浓浓的白雾消散,一点点稀释,瓦解。四周清洁明净,但终究缺了些什么。

相信科学的同时,其实,我们可以为自己,保留一缕诗情、一丝幻想、一片浪漫的心境。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一块是粗粝的山之石,一块是温润的水之玉。

手执锐利的石块尖端,仿佛回到旧石器时代,一下一下,打磨着玉石。

锋利的尖端,在阳光下灼灼闪耀,像一柄剑,在玉的身上,峰回路转。

剑光穿透玉的体壁,在另一侧,留下一小片绿莹莹的影子。一抹绿影,小巧可人,却极不规则,仿佛用手轻轻一捏,就能修正她的形态。

可这只手,却是坚硬的剑。这一捏,却是一道道伤痕。

人,以石磨玉。玉,以石磨人。

人生之石,是困境,是挫折,是失败。

一下一下,像潮水般涌来。潮退后,只留下斑斑点点、纵横交错的痛苦。

潮涨潮落之后,却磨砺出一块完美无瑕的玉,一个品行高尚的君子。

诗经,一个村庄。

一个依山生艾蒿,傍水长蒹葭;雎鸠关关,人影绰绰的村庄。

村子里的男人们和女人们,被时间冲走,渐渐离散。

沿着青铜的掌纹、陶瓷的花饰行走,顺着丝绸的色调、毛笔的字迹行走,却在最终,被霓虹的艳影,钱币的纹路淹没。

就这样走在路上……忘了回去的路……永不能重回故乡……

也许,根本不曾有过,回去的路。

又也许,根本不曾有过,故乡。

故乡,只是祖先流浪的最后一站。

离开故乡,我们继续在时光的洪流里颠沛。

但,无论在怎样的洪流里,泰山都屹立不倒;不论在怎样的流浪中,精神都永生不灭。诗经是先辈的遗物,我们继承的,不只是一抹唯美的意象,还应该有洒脱的性情,君子的品格,古者的情操。读诗经,透过飘逸的文字,总能与前人目光交融,心意相通,聆听他们的教诲。

这样,不管离故乡多远,总能像一棵巨树,被故土紧握住根须,放飞到天空。

古风的吹拂,塑造一个民族,定能苍劲不倒。

分类:精美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8-11-08 12:47:23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jingmeisanwen/10291.html=
本文标题:诗经里的故乡
友情链接: m.fgg878.com    16yg.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