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雨来了

天佑天象,天有天象,人们了解了他的脾气秉性,预报要变天,天一定会变。说是预报,也会自然很准。

天总是在变化当中的。从早到晚,从春到冬,不管怎么变,都会周而复始的反复轮回。就像人,从生到死,延续着、传承者,生生不息。

明天要变天,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因为艳阳已不那么高照,天晴也不那么气朗。无论男女老少,各阶层各色人等,或独自郁闷,心存纠结;或俩或三或众人都已经感觉到了阴风四起,黑云压顶。

燕子不得不从翱翔的蓝天上超低空飞行了。

不是海燕,不是鸥鸟,仅仅是一只普普通通南来北往的燕子,牵途而生,入住在炊烟袅袅的寻常百姓家。房舍不是楼堂,不是馆所,不是别墅,也不是豪宅。它是熟悉鸡鸣犬吠,夹杂着蝶飞峰舞,鼓噪蝉鸣的那种燕子,他栖身于穿堂而过的房梁上,那是一辈一辈先祖,咀嚼辛劳,衔来一草一木筑起的爱巢。融入了人间的亲情、和谐了自然的温馨、延续着生命的空间。它已经连续第三天苦苦寻找自己的家了。它挂念着一双幼小的儿女和年迈的父亲。父亲老了,每天只能在窠臼里度日。它要飞回去,迫不及待的飞回去送给它们吃食。

掠过往日的清流,坚硬的怪石划破翅膀,疼痛的心在滴血,翅膀在滴血,鲜血一滴滴殷红了身后的空气,变成一条疼痛的斜线划下来。

怎么,那一尾尾鱼儿也十分不自在起来。

是的,燕子在水面上听到了鱼儿的哭泣。

风像一把琴弓,拉响了水面之弦,继而雷也要捶响水面之鼓,鱼儿的眼泪,鱼儿的眼泪已经蓄满了一条条河流……

一条条自由自在的鱼儿,一尾尾不足寸长的鱼儿,在这阴霾的空间里抖抖索索的哀鸣。它们似乎早有预感,一场暴雨过后,它们将面临着失去自己的天地。这天地尽管不深,没有蛟龙驻足,但对它们来说却非常熟悉、适应,怡然自得;尽管不宽、不长,但它们在这里尚可生存。

那时,他们面临着生命的搬迁,生存环境的搬迁,他们必将被卷入滔滔江河之中,或许是充满污浊的城市下水道理。

更迅猛的风来了,与鱼儿的惊恐无关。

燕子依然在急不可耐的寻找自己的家,它在高楼耸立的城市里不知迷途了多少次。城市在变,在日新月异的变。只是它的家似乎越来越难辨,越来越遥远,越来越风雨飘摇了。

家,家在哪里?!燕子眼前依然是茫然。

记忆深刻的村庄还在,熟悉的田园还在,地里除了绿油油的庄稼,还有轰鸣的机器声,砸桩的夯声惊天动地,惊得一颗颗绿草都在浑身发抖。燕子的身心为家所累,为亲情所牵,为生计所迫。它在寻家的途中,唯恐那夯声杂碎了自己的家……

阴风携裹者黑云而来,燕子在暴风雨中身心疲惫的寻找着自己的巢,鱼儿在襁褓中恐慌、哭泣。它来的不合天时,过于无道,为所欲为。树在昂头,它要按下。人要关门,它要打开。地在抗洪,它要决堤。它们联起手来遮住光明在空中肆孽。

路上的行人,撑开伞,急匆匆隐退了。

暴风雨来了。没有人与它较量。躲在车里,躲在酒吧,躲在自己的家里……躲在所有能逃避风雨的地方。天无奈,地无奈,人更无奈!暂且无奈,逃避和忍耐是最好的选择。至于电闪,至于雷鸣,又有何用?变天是自然的,既然它要来,那就来吧。人们不怕他来的凶猛。再狂暴的风雨也会过去。过去,就会云开雾散,又是一番别样的天地。

分类:精美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8-11-08 14:15:41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jingmeisanwen/10227.html
本文标题:暴风雨来了
上一篇:且踏秋去
下一篇:黄山深处
友情链接: 2shomal.com    16yg.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