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池荷艳

用一双荷花般绚烂的眼睛去看世界,你会发觉,世界的每个角落,都绽满了姹紫嫣红的荷花。

宝应实验中学斜对面,是一个小型的荷花池,池子里长着两簇荷。它们相距大约十米。这两簇荷之间,亭亭玉立着一尊白色的莫愁女塑像。塑像中的莫愁女面朝西方,双目含情,显得温柔端庄,妩媚动人。也许,她是普天下勤劳善良的女性的化身吧。

荷花池的旁边,是一家书店,名曰“清大学苑书店”。书店旁,紧挨着一家饭店。饭店的廊檐比较长,而且非常宽阔,足以遮阳避雨。廊檐下有一层石阶,可供行人憩坐。因为与实验中学老师相约见面的时间未到,我便坐在石阶上,翻开一张报纸浏览。

刚刚坐下片刻,听到不远的地方飘来一阵说笑的声音。转头望去,看到七八米外,有一群人正在谈笑风生。我数了一下,这群人共有六个,三男三女。奇怪的是,他们中三个男人躺在椅子上,而三个女人则坐在折叠的板凳上。三个男人,一边说笑,一边喷云吐雾,好不悠哉。而三个女人,一边与他们搭讪,一边埋头忙碌着什么。

我索性收起了报纸,走近他们看个究竟。原来三个女人正在为男人们足疗,她们聚精会神,一丝不苟。每个男人,都把一只脚搁在椅子前面的盆里,另一只脚则搁在为其足疗女人的膝盖上。十几个塑料水瓶,白的,红的,绿的,蓝的,井然有序地摆放在石阶的廊柱边,想必,这就是足疗用的热水了。

在桑拿池见过足疗,在专业的足疗店见过足疗,但是,把足疗直接放到马路边,以摆地摊的方式经营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眼前的景象,让我终身难忘。

三个女人的脚边,分别摊着一张报纸。报纸上摆放着足疗用的锉刀、剪刀、削刀、指甲钳等工具。她们穿着非常简朴,每个人的胸前都围着一面干净的围裙。围裙的颜色非常鲜艳,与她们朴素的衣装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宝应隶属扬州市。扬州是着名的足疗之乡。全国每个城市,几乎都有来自扬州的足疗师傅。他们在全国广受欢迎。与扬州足疗齐名的,应该是扬州的刀具制造。扬州“三把刀”就是外地客人游览扬州时间必带的礼品。“三把刀”的声名远扬,与扬州足疗的繁荣应该不无关系吧?

我静静地坐在石阶上,一边看三个女人细心地足疗。看她们的神情,似乎不是足疗,更像是在做精美的雕刻或者刺绣。这种悉心,也许会让你感到好笑,但是,我却只能体味到那份好笑背后深藏着的无奈、心酸以及对生活近乎执着的倔强与热爱。正浮想联翩,听到一个客人发话了,他要求足疗的女人抓紧帮助他把手指甲修剪一下,听他的意思,似乎要在两分钟之内。

为他足疗的女人说:“不行,至少五分钟。我从来没有用两分钟帮助别人把手指甲修剪好的。”客人不再吱声了,闭上眼睛,安静地接受着这个女人的修剪。在他的身边,另一个男人正在排队等候足疗。

听到这个女人的话以后,我的心微微震颤了一下。几个月前的一天下午,我在一家足疗店足疗时,一个淮安的足疗师傅为了赶进度,三下五除二就把我脚上的指甲剪掉了,害得我两三天脚趾疼痛不已。想起那个师傅,再看看眼前的这位中年妇女,我明白了,“扬州足疗”这个品牌绝非浪得虚名。一个好的品牌得以流传,艺“德”的力量应该不亚于艺“术”的力量吧?

夕阳西下,我静静地注视着荷花池里两簇荷:荷的叶子依然是碧绿的,然而荷花不再。这是中秋向晚秋过渡的季节,大地上的一切缤纷绚丽都在悄悄隐去,如同辽远的云霞……短信响了,我打开手机看了一眼,便悄悄地站起身,朝宝应中学的大门走去。就在我走离“清大学苑书店”大约十余米的时候,我再次回首,凝望了一眼那碧绿的荷、纯粹的荷,那几个低头足疗的女人也同时映入了我的眼帘。她们所在的高度与两簇荷形成了一个落差,她们鲜艳的围裙与葱茏的荷叶形成了绝妙的配比——仿佛在这个渐行渐冷的秋日,她们就是这荷花池里渐开渐艳的荷花一样。

也许,再过几天,这两簇荷叶就会枯萎下去,但我相信,只要阳光在,只要阳光下低头足疗的女人在,这一池荷艳就还存在。

分类:精美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8-11-08 14:01:42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jingmeisanwen/10186.html
本文标题:一池荷艳
上一篇:泥土里的芬芳
下一篇:流水浮生
友情链接: m.realf2a.com    boot0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