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院秋色

我在故乡度过了十三个秋天后,带着故乡的全部记忆,来到了千里之外的某城。在思念故乡的情感岁月里,唯故乡的秋天,是我最幸福章节。

去年秋季,我因要修着一本诗文集,暂别妻儿离开了喧闹的城市,独自飘回故乡觅僻寻静。

说实话,回故乡对于思念乡情的人来说,这种回归是我人生最大的福分。

安居我的房子,是爷爷留下的基业。虽然已是墙裂窗破,但这份基业还是属于自己的。在本族兄弟帮我打扫干净后,我重新成了这所房子的主人。闲暇时有村人闲聊,提起房子的岁数,我屈指算来,老房子有八九十年的光景了。能拥有今天的安心栖居,前几年没有卖掉的房子的决定是对的。

院落并不很大,除三间堂屋外,偏房,茅厕,门楼一应俱全。矮矮的石墙与邻里相隔,可惜,旧时爬上墙头与邻居小伙伴的乘凉,或偷摘枣儿的往事,现在已是回忆中的事了。目睹邻里的荒凉情景,心中不免有伤感。听族家人讲,村子里的大多数人家,现移居城里了。幸好院子里有三棵大树。一棵是榆树,一棵是槐树,长在堂屋前的则是那棵我作文里提到的老枣树了。在他乡时,听父亲说过,这三棵树是爷爷年青时裁种的,所以,今天目睹这三棵苍老的大树,自然会想起爷爷和一些陈年旧事,回思岀一些童年时光来。

我去年刚来时,已是是秋尽冬初的时节,院子里的树叶早已落光了,在杂乱的枯草和烂叶中,实奈觅出一丁点金秋色彩来。入冬思秋,我伤感失去了一次赏秋的机会。寂寞在荒凉的初冬里,除了墙壁上的蜘蛛残网和霜结霜化的痕迹外,光秃秃的树上,只有几个蜂巢悬挂在枝桠,在寒风中摇摇晃晃……

今年的秋天,在几场细雨过后,小院的秋色好像一下子浓烈起来。堂屋前的枣树上除了枣儿点红外,枝桠上又多了几个蜂巢。高大的榆树上也安下了鸟儿的家。墙角边的小野菊和墙头上的喇叭花,也爆豆般争相夺彩。蜂吵鸟啼,花色添香,自然又给小院,我的闲逸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特别是枣树上的枣儿,因为小院有了生机,红扑扑的脸旦显得格外精神。圆圆甜甜的鲜枣压弯了枝条,垂滴着秋天的韵味,小院的秋色。

这几天,雨走风起,爽爽的秋风吹得榆树叶染些淡黄色了,有一些倦了的叶子从弯枝曲条上飘落下来。不过还是招摇着玉树临风的样子,撑起一片蓝天。堂前的枣树,已是老色暮秋了,轻风轻轻一碰,小小的叶子,如黄蝶飞舞,把小院铺落薄薄一层黄色。刚落下的叶子因为还未风干,踩上去软绵绵的,感觉舒服了许多。槐树的叶子也开始飘落,散散乱乱,重重叠叠的掺杂在榆叶枣叶中。一地的黄叶,让小小院落便多了些秋天的情调。握一把在手中,软软的,实在看不出有一点点的落秋伤感来。如在晴日正午,洒落的阳光,映照如金,灿灿的,轻风一吹,犹如秋天撒落的满地金片,暖烘烘的让心感到自然。

偶有闲时,懒惰在阳光下,品一壶香茶,吃几颗甜枣,听鸟儿啾啾,赏片片落黄,是何等的享受。在太多的日子里,我真舍不得把秋的情调扫掉。

最好是在明月朗朗的夜晚,最好是夜深人静时,小院秋意更是骚人心情。秋虫从石墙缝中,或者在落叶杂草中,闲悠悠的弹起琴声弦歌,给静谧的小院又增添了无穷乐趣和诗意遐想。乡下秋虫繁多,数蟋蟀为最。这些可爱的虫儿,白天它们舒舒服服地躲在杂叶里睡觉,每到黄昏,它们便开始登台歌唱。即便你不是它们的忠实听众,它们同样认真地歌唱月色星光。坐在干净潮软的落叶上,细细品味,那就有别一番风情了。静静的月光中,不一会儿,就有些胆大的,爱露脸的蟋蟀钻出来,跳上你的身子,抖着黑色袈裟,摇摆着长长的须向你示威。如果你能示弱不动,它可以零距离为你弹奏一曲,让你独享这生命之声。

小院内紫色的牵牛花,在月色涂染中,羞容罩色,娇媚的朦胧如梦如幻。一朵朵花儿,盛美皎皎月光,那美,就是一首爱情诗,读之醉心,思之梦香。如果要读它们的娇艳香色,最好是在清晨。当晨曦慢慢撩开夜雾轻纱,那夜露沐浴过的姿色,是十足艳丽的。虽然按书上说紫色都是些劣色品种,但是,在我眼里它是最美的。

墙角下的小菊花,要比牵牛花大方的多。它们簇簇拥拥地绽放,那种野性色彩,更能容易诱惑人心。花朵圆圆的,笑着金黄的脸旦,在厚绿叶子的衬托下,生命的黄色展示着丰腴之美。无论白天黑夜,那郁香直浸心脾。无酒,也会醉的。

写到这里,小院的秋色,以及整个乡村的美,让我想起那些逃离故乡,只在笔墨泪水中思念的人,而感到惋惜。

分类:精美伊人综合在线 | 人气: | 时间:2018-11-08 15:22:46 | 发布:伊人综合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jingmeisanwen/10170.html
本文标题:小院秋色
友情链接: pjs652.com    boot0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