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先生传

  “奥”先生曾是我的同事,因为他说话爱带一“奥”字而得了一个绰号——“奥”先生。“奥”先生话语中“奥”字一多,话语就不连贯,有时就只听见“奥”,而听不清话语,听话人听起来也就非常吃力,看他说话的样子更吃力,由于没有连贯的话语,听话的人听起来就少头绪,有时就弄不清他所表达的意思。他有次讲一节课,学员数了460多个“奥”字,平均每分钟就有近11个“奥”字,可想使用“奥”的频率之高。一个人有自己的口语,并不奇怪,但作为一个老师,有了自己怪异的口语,就不是学生的福气了。

  “奥”先生高中毕业后,在家务农,上世纪80年代,县上缺干部,在高中毕业生中招考了近百名轮换干部,半工半农,社来社去,原则上所招考的轮换干部回到户籍所在地的乡上去工作,但“奥”先生由于县上有人,虽也分在乡上工作,但没有回到原籍,而是留在县城周边的乡里工作。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奥”先生在县城周围的乡镇转了一圈,也由一般干部混到了副科级领导干部,成为一个小乡的党委书记。

  上世纪90年代中期,该县撤区并乡,“奥”先生也由乡党委书记转任为新建乡镇的纪委书记,“奥”先生心里不痛快,多次找组织,要求到党校深造,经组织同意后,“奥”先后分两次到地委党校和省委党校进修学习,取得了本科学历,摇身一变,成为一名知识分子了,也有了同组织讨价还价的本钱,再也不想回到乡镇去工作了,组织上就把他调到县委党校任副校长,我们也就成为同事了。

  “奥”先生刚来时,为人低调谦和,工作勤奋,和同志们的关系也不错,但过了没多久,他的真面目就露出来了,时间一长,原来一起工作的同事也就谝起了他过去的一些逸闻趣事。

  “奥”先生属于自我感觉良好、一意孤行的人。他很少听得见别人的意见,总认为自己是有见地的人,对于很多事情,他都爱发表自己的意见,别人认为难干的,不好做的,他认为简单得像一个一一样,别人认为简单得像一个一一样的事情,他认为非常难干。正因为如此,他往往和众人的意见相左,也就不合群了。他当副职时,跟同志们关系搞得很僵,经常要正职给他协调关系,为他擦屁股,他当正职时,往往成为孤家寡人,人心不稳,工作难以推开。

  “奥”先生这个人疑心很重,就连自己的妻子也不放心,更不用说别人了,年轻时经常半夜三更从自己工作的乡上,摸黑走几十里山路,偷偷潜回妻子的卧室里藏着,等着看妻子是不是出轨,常常把夜里回来的妻子吓得半死。他到同事的办公室,只要听到办公室里边有人在说话,就蹑手蹑脚地站在门外偷听,直到有人发现后他才进入或者离开。

  

上一篇:黑猫
下一篇:哪一轮夕阳
友情链接: www.dro3.com    boot06.com